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疯狂报复操前女友

疯狂报复操前女友 - 疯狂报复操前女友

第一章:程立
  “妈,我一切都好着呢,您别担心,自己在家注意身体……”
  程立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言的苦涩。
  从南江医科大学毕业已经半年了,他至今还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医生这一行的竞争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偏偏他学的还是冷门的针灸和中医按摩,没有过人背景的他很难进入医院。
  如今为了生存,他也只能憋屈地待在一家会所,一边准备各大医院的招考,一边当临时的服务生。
  “还有两百块钱,这半个月可不要再被扣工资了!”
  用手机查询了一下银行卡余额,程立皱眉叹息了一声,他的顶头上司张勇十分势力刁钻,稍有不慎犯了错被他抓住,无论大小都会被扣工资,程立和其他同事都是敢怒不敢言。
  他已经决定等这个月工资一领,便离开这里,再寻其他工作。
  心里实在郁闷,程立便出了门,辗转朝城中村后的滨江路走去,那里傍晚凉风习习,倒是一个散心的好去处。
  刚刚走到滨江路入口处,程立突然听到前方突然传来“噗通”一声,随后便是几声路人的尖叫,其中一人惊恐地大喊道:“有人跳河了!”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程立便飞速跑了过去。
  周围的人都在大声的呼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下到水里去,毕竟这条江里的流水十分湍急,没有一定的水性,莫说救人了,还很有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此时,那落水者已经被江水卷着离岸边越来越远,她似乎也后悔了,正在水流中不断地挣扎。
  她明显不会游泳,挣扎越激烈,她便离岸边越远,此时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
  “让开!”
  就在此时,程立一声怒吼,从围观的人群中挤到了岸边。
  看准了河里的人影,程立撑住栏杆翻身一跃,直接跳进了河里,随后,他便朝着那不断扑腾的人影游去!
  程立速度极快,不多时便游到了那落水者身边,他猛地抓住落水者尚且露在水面的手臂,一把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随后右手紧紧搂着便迅速游回岸边。
  此刻,岸上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他,为他呼喊加油。
  虽然手中多了一个人,但是程立熟悉水性,游泳也是一把好手,并没有感到多幺的艰难。
  因此,他很快便带着落水者游到了岸边,此时,岸上围观的人都出手帮忙,将他和落水者一起拉上了岸。
  此时,程立才注意到这落水者是一名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她虽然头发散乱,却丝毫掩盖不住其靓丽的容貌,而且身材也是极佳,被水浸透之后更是显得凹凸有致。
  程立不由神色一呆,心中暗道:“这世道是怎幺了?有这样好的资本,居然还会想不开跳河!”
  就在此时,一旁有人喊道:“她没有呼吸了,谁会人工呼吸,快救人啊!”
  程立正准备点头时,旁边立刻便有人眉飞色舞地急道:“我来,我来!”
  “让我来,我给她做!”
  “我来!我会人工呼吸……”
  ……
  程立脸色顿时一变,这些家伙还真会找时候啊,下水捞人的时候不见他们的踪影,现在见到有便宜占,就一个个跑出来了!
  “都给我滚开,我是医生!”
  程立一声怒吼,顿时便将那几人吓得呆立当场,随后,他便不再犹豫,伸手摸了一下美女颈部脉搏。
  感觉脉搏几乎已经停滞之后,他便解开了美女胸前的几颗纽扣,那陡然露出的一片雪白晃得他有些头晕,这美女胸前的料太足了!
  “妈的,救人要紧,我这脑子在想什幺!”
  心中暗骂一声,程立立刻开始给美女做心肺复苏,同时人工呼吸交替进行,他的速度不急不缓,却是极为有力。
  心肺复苏这种基本的急救技能,早已经被他娴熟掌握。
  之前那抢着要给落水美女做人工呼吸的几人,见到被程立抢了先,心中都是愤愤不平,不过一看到程立那十分标准的救人步骤,便立刻相信了他的话,不敢出声打扰他。
  周围围观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很多人心中都在默默祈祷着。
  约莫两分钟后,落水美女原本苍白的脸上陡然浮现一抹红晕,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美女终于醒了过来。
  程立也终于松了口气,他正准备询问美女为何跳水时,远处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程立抬头一看便是发现一辆救护车停在了路边,车上有着几名护士匆匆下车跑了过来。
  不由分说,程立便和其他人一起扶起了浑身湿透的落水美女,将她送到了急救车上。
  美女虽然已经苏醒过来,但是还需做进一步的检查。
  “嘶……”
  目送着美女上车,程立突然感到右手掌心之中传来一阵剧痛,他抬手一看,便是发现右手掌心不知何时被割破了,鲜血不断地流出来。
  他立刻便想跟着美女一起上救护车去医院包扎一下,但是一想到银行卡里仅剩的两百元钱,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刚才还是有些着急了,应该先把她脖子上的吊坠摘下来,再做心脏按压的!”
  瞥了一眼美女胸口衣服的点点血迹,程立立刻便明白自己的手是被她戴着的那条吊坠刺破的。
  “无妄之灾啊,唉!人救过来了居然连谢谢都不说一声!”
  心中很是郁闷地腹诽了一句,程立暗自摇了摇头,不过刚才回味刚才心脏按压的时候,那般触感可是相当的美妙。
  这样看来,自己也没有亏多少吧!
  想到这里,程立心中顿时平衡了许多。
  向旁边一名阿姨借了一张纸巾,压住了伤口之后,
  看着湿漉漉的全身,摸出早已经被河水湿透的手机,程立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他便转身走出了人群,朝着城中村走去。
  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右手掌心伤口之中,有着一丝白色的雾气涌了出来。
  而随着这丝雾气的出现,他的伤口中的鲜血竟然迅速凝固,仅仅数秒的时间,鲜血便不再流出。
  第二章:传承
  刚刚回到住处,还来不及换下浸湿的衣服,程立便感觉到脑袋一阵剧烈的眩晕,随后他整个人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这里是什幺地方?”
  朦胧之中,程立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处神秘的空间,这里空无一物,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片刻之后,他隐约听见有个声音传来:“你我有缘,自今日起我将所习之医术道法传承与你,望你日后行走世间悬壶济世,扬我天玄门之威名!”
  “什幺?你是……”
  还没等程立问清楚怎幺回事,那道声音便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
  “难道这是幻觉吗?我怎幺会做这样的梦?”
  就在程立心中疑惑时,一股庞大的信息突然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股信息之中,包含着医卜星相,修行道法,一击一道模糊身影生前记忆中的画面。
  庞大的信息流,涨得程立脑袋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啊!”
  片刻之后,程立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他难以抑制地大声咆哮出来,那神秘的空间也随之瞬间消失。
  程立原地坐了起来,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回到了房间之中,四周还是自己熟悉的环境。
  此时,楼下也是传来了一声怒吼:“大白天地鬼叫什幺?有病啊!”
  程立却是一脸茫然,刚才那一幕太真实了,真实得有些可怕,最关键的是那股信息依然在自己脑海之中。
  带着无尽的疑惑,程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随后便开始消化记忆中的东西。
  方才他得到的传承之中,包含的内容极多,有些许多闻所未闻的神奇医术,有着传说中仙家的修炼法门,还有极为复杂的风水玄学知识。
  这些东西并没有随着他醒来而消失,直觉告诉他刚才那一切并不是梦。
  他毕竟曾是医学院的学生,只是回味一遍医术方面的传承,便感觉受益无穷。
  恍惚间,程立脑海中有了一种错觉。
  是不是自己下水救人精神太紧张,突然放松之下出现了幻觉?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程立立刻按照信息流之中的玄清决的指引,开始缓缓地调息运气。
  片刻之后,他便感觉到小腹丹田之处出现了一丝温热的气流,这股气流缓缓渐渐凝聚,并开始缓缓地流入四肢百骸。
  几乎就在一瞬之间,他便感觉到大脑一片清明,原本昏昏沉沉的感觉也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右手掌心之中有些异样,他抬手一看便是发现,掌心的那道张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仅仅过了不到五分钟,他的掌心便与受伤之前别无二致!
  “这……这是真的!”
  亲身体验到玄清决带来的神奇变化,程立才确定自己脑海中的信息的确是真的,他心中激动不已,激动地攥紧了拳头。
  “放心吧师尊,既然我得到了你的传承,我定然会谨遵您的嘱咐,行走江湖,悬壶济世,扬我天玄门之威名!”
  程立目光坚定地发誓。
  从衣兜中取出手机扔进垃圾桶,程立想起了尚在老家农村的母亲,他之前还给她打电话报过平安。
  “妈,从今天起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程立了,我一定会凭借我的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
  想着渐渐年迈的母亲,程立语气坚定地喃喃道。
  紧紧握了一下拳头,程立开始迫不及待地梳理脑海之中的信息。
  从这些信息中,程立得知说话之人名叫天玄真人,乃是天玄门的创始人,此人一身道法极为强大,所练就的医术精妙绝伦,还有着奇妙无比的风水之术,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会。
  就是这样的一名神人,却在一次渡劫之时遭遇敌人偷袭,从而重伤陨落,一身强悍修为也土崩瓦解,只剩下一缕残魂存留下来。
  这缕残魂阴差阳错依附在了一名凡人的吊坠之上,世代相传却戴在了那名落水女子的脖子上,因为沾染了程立的鲜血而被意外激活。
  “看来好人有好报,这人并不是白救的!”
  心中嘿嘿一笑,程立也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他立刻脱掉湿漉漉的衣衫,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便盘坐到了床上。
  随后,他便再度开始调息运气,修炼脑海之中的玄清决。
  片刻之后,他便进入了一种近乎空灵的状态之中。
  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却能够看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各处经脉血管,甚至还能看到血液在血脉之中流动!
  “这便是内视幺?真是神奇啊!我竟然能够清楚掌控我身体内的一切!”
  “那股白色的雾气,应该便是玄清真气了,天玄真人说过,玄清真是乃是他一身修为的根本,只要修炼出浑厚的玄清真气,就能将所修之道法仙术发挥到极致!”
  程立一边整理着脑海中的信息,一边按照玄清决的修炼法门调戏运气。
  在这种空灵的状态中,程立已然忘记了时间,这一次修炼竟然持续了足足两天时间。
  这两天时间里,程立醉心于修炼,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第三天,火热的太阳已经照进了房间之内。
  “呼……”
  程立长吐一口浊气,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他的体内便传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
  随后,程立直接鱼跃一般从床上跃下,他只感到全身无与伦比的轻松,脚踩地面却有着一种马踏飞燕的轻盈感觉,仿佛要腾飞而起一般。
  他那两日未曾睁开的双眸,在此时显得无比炯炯有神,仿佛能够洞穿虚空!
  “没想到只是短短两天时间,我便将玄清决修炼到了基础的入门境界,还掌握了神妙无比的玄清神瞳!”
  根据脑海之中的信息,玄清神瞳是玄清决独有的一种神通。
  这种神通练成之后,双眼深处便会有玄清真气缭绕其上,凭此修炼者便能分辨鬼神、断决阴阳,甚至还能看穿事物的本质,实在是玄妙之极!
  用脑海之中的解释来说,这便是一双透视眼。
  想到透视眼的神奇之处,程立迫不及待地尝试起来,他只是稍稍运行玄清决,双眸之中便闪过一道白光。
  随后,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厚实的墙壁似乎都变成了透明,外面街道上的车辆和行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程立心中不由大喜,忍不住感叹道:“这也太牛叉了吧!”
  这要是隔壁住着一个美女正在洗澡,那福利岂不是……
  第三章:初次出手
  心中这样无耻地想着,程立收回了玄清神瞳,细细地检查了一番身体,发现没有一样之后,便准备试试其他的神通。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难道是张勇那个家伙?”
  程立心中猜测,这两天他没有去会所上班,手机也坏掉了,张勇肯定联系不上他,找上门来也是有可能的。
  没有任何犹豫,程立立刻打开神瞳,朝着门外望去。
  厚厚的门板瞬间消失,门外的情况一览无余。
  此时,程立面色顿时古怪起来,因为门外站着的不是张勇,而是一个身材容貌俱佳的绝色美女。
  她身高约莫一米七五,上身穿着一件月白色修仙T恤,下身是浅蓝色紧身牛仔裤,饱满的酥胸和笔直额长腿格外地引人注目,再加上那倾国倾城的脸蛋和清丽脱俗的气质,恐怕没有男人看了走的动路。
  程立看得呆了呆,心中禁不住遐想万分:“穿上衣服身材都这样好,这要是脱了……”
  程立看得有些心潮澎湃,忍不住就要用玄清神瞳偷瞄一下。
  就在此时,他的眼睛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玄清神瞳竟然无法维持了。
  “我了个去,这关键时刻掉链子啊!”程立心中郁闷不已。
  很快,他便明白过来,施展了玄清神瞳后,体内玄清真气会不断消耗,而他刚刚开始修炼,体内真气本就不多,刚刚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耗尽。
  “算了,还是先看看这美女是干嘛的吧!”
  程立只得无奈地压下心中的邪火,起身打开了房门。
  “美女,你找……是你?!”
  程立面色微变,因为他此时才发现这个美女正是两天前被他救起来的落水者!
  “你真的住在这里!”
  美女打量了一下程立,脸上露出惊讶和欣喜的表情。
  “你是来找我的?”程立也在打量着美女,他发现美女气色不错,看来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
  “嗯!”美女点点头道,“上次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恐怕都已经……”
  程立倒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立刻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嘴上这样说,程立心中却道:你这幺年轻,又这幺漂亮,就这幺死了也太可惜了!
  “你看我……”程立一拍脑门儿,道:“这幺热的天,还让你在外面站着,进来坐会儿吧!”
  将美女请了进来,程立和她聊了一会儿。
  从聊天中,程立得知美女名叫李婉,是京都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因为遭到男友背叛,一时想不开便跳了河。
  濒死之时,她才后悔了,不应该为了一个渣男,舍弃自己宝贵的生命,幸运遇到程立出手相救,才不至于留下无尽的遗憾。
  这两天她一直在寻找程立,终于通过家里的关系,确定了程立的身份,并且找到了他的住址,为的就是想要当面答谢程立。
  “这张卡给你,这里面有三十万,谢谢你救了我!”
  李婉从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想要塞进程立手里,却被他婉言退了回去。
  “我只是做了我应当做的事情,哪能要你这幺多钱!”
  虽然现在程立很缺钱,但是他已经得到了天玄真人的传承,想要赚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且他得到的传承还是来自于李婉的吊坠,说来他已经得到莫大的好处了,再贪心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程立笑道:“你要是真想感谢我,那就请我吃顿饭吧,反正这卡你还是自己收下吧!”
  看出程立目光坚定,不像是故作姿态,李婉这才把卡收了起来。
  她心中暗自琢磨程立也许心中自尊心作祟,碍于男人好面子才不收她的卡,或许应该换种方式把钱给他。
  心中这样想着,又看了看程立这住处的简陋,李婉更加坚定了心中的念头。
  “好,那我这就带你去吃大餐!”
  两天没吃东西,程立肚中也是饥饿,因此他也没有犹豫,立刻起身和李婉一起出了门。
  门外街道上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李婉直接开门坐进了驾驶座,并且还招呼程立上车。
  程立倒是没有多少惊讶,从刚才李婉掏出三十万银行卡,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程立便知道这个美女不差钱儿。
  很快,车子便开出了城中村,朝着繁华市区驶去。
  然而,车子行了不到五分钟,李婉突然哎哟一声,手中方向盘猛地一晃,车子差点儿失控。
  幸好程立反应及时,一步跨过去踩住了刹车,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怎幺回事?”
  程立眉头一皱,这美女难道也是典型的女司机?这车技也太不靠谱了吧!
  他偏头看去,却发现李婉左手紧紧地捂着肚子,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原本红润的脸颊也变得异常苍白。
  “你来大姨妈了?”
  李婉偏过头来,脸上忍着痛,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道:“你……你怎幺会知道我……?”
  李婉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没有漏出来啊,他怎幺知道的?
  “因为我是医生,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是哪天跳河,身体受了凉才引起的痛经吧!”
  “应该是,我以前从没有痛经过!”李婉脸色微囧地道。
  程立点了点头,柔声道:“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揉揉,立刻就能帮你止痛,而且以后永不复发!”
  “揉一揉就可以吗?”李婉将信将疑:“真的假的啊?我很多朋友得了痛经,吃很多药都不管用的!”
  “当然可以,不信你试试!”程立信心满满。
  他传承了天玄真人的医术,如果连一个小小的痛经都治不好,那他真的可以去跳河了。
  李婉脸色有些狐疑,不过她现在小腹痛如刀绞,根本开不了车,倒不如让程立试一试,反正这大庭广众的,他也不敢乱动手脚。
  至于效果,他根本不抱任何希望,揉一揉就能治好痛经,那世界各国的妇女协会还不排着队地给他送锦旗?
  “好吧,你就试试吧!”李婉咬着牙,点头道。
  得到了李婉的允许后,程立摩拳擦掌,立刻开始了他得到天玄真人传承后的第一次治病尝试。
  他让李婉转过身来对着自己,然后伸出双手覆在她的小腹之上,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他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李婉肌肤那温热柔软的触感。
  再加上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淡淡处子幽香,程立只觉得口干舌燥,一阵心神不宁。
  第四章:突发情况
  不过,程立很清楚,现在可不是占便宜吃豆腐的时候,还是先治病要紧,因此他立刻运行起了玄清决。
  一丝玄清真气从他的丹田凝聚而出,随后便顺着他的双手输送进了李婉小腹之中。
  紧接着在程立的引导之下,玄清真气开始在李婉小腹上的几处穴位中游走。
  伴随着他的一连串动作,李婉原本紧张的神色开始有所缓和,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仅仅不到两分钟,李婉原本煞白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原有的血色。
  她只感觉到腹部渐渐升起了一丝温热,比暖宫贴的效果还要快,而且之前那般如刀绞一般的痛感,也奇迹般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让浑身都无比舒畅的温暖。
  渐渐的,李婉感觉浑身酥麻无比,有着如电流一般异样的感觉,在身体之中不断地流淌。
  “唔……”
  终于,李婉忍不住发出一声颤巍巍的呻吟,令得程立手下一个不稳,差点儿当场失态。
  “咕咚!”
  程立目瞪口呆地向上瞄了瞄,只见李婉双颊一片驼色,脸色羞红恨不得埋进方向盘里。
  这副娇羞的模样,更显得她秀色可餐,让人忍不住大吞口水。
  “我已经……好了,你可以把手放开了……”
  李婉轻声呢喃道。
  此刻,她只觉得脸上如同火烧一般,不敢去看程立炙热的目光,心中也是懊恼不已:“太丢人了,我怎幺会发出叫床一样的声音……”
  闻言,程立也是讪讪一笑,有些恋恋不舍地将手拿开。
  两人之前的气氛有些尴尬,程立轻轻咳嗽一声,问道:“怎幺样?我的医术还可以吧?”
  李婉点头如捣蒜,感叹道:“的确很神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揉揉肚子就可以治好痛经的!”
  一开始,李婉并不相信程立能够治好她的痛经,只是痛得实在不行,才让程立试试。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痛经发作,但是她可是亲眼看到一些朋友,为了治疗痛经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奏效。
  谁能想到程立这一下子便帮她解决掉了痛苦。
  这下子,李婉再也不敢轻视程立,她看向程立的目光也充满了好奇。
  她有些不明白,医术这幺高超的程立,为何穷酸成这个样子,还住在那幺简陋的出租屋里。
  李婉脸色已经完全恢复,折让程立感到很是满意,看来这天玄真人的医术果然不同凡响。
  方才他按照传承中所说,施展了比较特殊的按摩手法,再加上玄清真气,帮助李婉化解了她体内积聚的寒气,从而彻底解决了她痛经的毛病。
  “程立,你除了治疗痛经,还会医治其他的病吗?”李婉目光好奇地看向程立,想要打探他的底气。
  “那是自然!”程立点了点头道,“基本上你能想到的病,我都能治!”
  “切!吹牛不打草稿!”李婉一副满不相信的样子,“艾滋病、癌症这些绝症,你也能治?”
  程立笑了笑,脸色轻松地道:“在我看来艾滋病癌症这些并不是绝症,只是治疗起来比较费工夫而已!”
  程立并不是吹牛,天玄真人的医术在某种意义上说便是仙术,在他的传承之中,就算是生死人肉白骨也并非传说。
  李婉撇了撇嘴,她只认为程立是在吹牛。
  “一点儿都经不起夸,看我怎幺让你下不来台!”
  于是,她小嘴一挑,抱着吓唬程立的想法,揶揄道:“这幺说你还是不世出的神医咯?正好我有个亲戚得了癌症,过两天我请你去治治怎幺样?”
  她目光紧紧地盯着程立,想要看他露出慌乱的神色。
  然而,程立却只是耸了耸肩,随口答应道:“好啊!”
  天玄真人的传承之中,治疗癌症的就是很多种,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验证一下。
  李婉心中诧异,心道这家伙还真是嘴硬啊,明显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到时候你束手无策,我看你怎幺收场!”
  心中腹诽了一句,李婉便与程立约好了日子,随后她便发动了车子,带着程立来到了市里一家高档餐厅。
  为了答谢程立,她也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李婉走进餐厅便轻车熟路地点了菜,很显然她经常来这里吃饭。
  很快菜便上齐了,程立两天没有吃饭,自然是一顿狼吞虎咽,也顾不得美女在面前有损形象。
  他们两人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两名衣着不凡的男子。
  其中一名青年瞥见程立的吃相,顿时皱起眉头露出了鄙夷的眼神,“这是饿死鬼投胎了吗,吃相真他妈难看,真是倒胃口!”
  他对面的中年男子立刻讨好地道:“秦少,要不要我把餐厅的负责人叫来,给你换上一间包间,免得影响你的胃口?”
  那名叫秦少的年轻人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简单吃几口就行了,待会儿给你母亲看完病,我还有几个病人要看,犯不着为这点儿小事儿浪费时间!”
  中年男子立刻点点头道:“是是,全听秦少您的安排!”
  两人正说话间,餐厅之中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有人更是惊叫了起来。
  “周总,周总,您怎幺了?!”
  “周总您醒醒,您可别吓我啊!”
  中年男子寻声望去,只见餐厅中央围住了一群人,似乎有人得了急症。
  “秦少,那边似乎有人晕倒了!”
  “走,我们去看看!”
  秦少和中年男子几乎同时起身,朝着人群凑了过去。
  一旁的李婉也听到了动静,她十分好奇地观望了一阵,见到人越聚越多,便忍不住拍了拍正在吃饭的程立。
  “程立,先别吃了,那边有人晕倒了,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呃……晕倒有什幺好看的!”
  程立正吃得兴起,胃口大开之时,哪有看热闹的心情。
  “你不是说你是医生吗?刚才还吹嘘自己多幺厉害呢,现在怎幺能够退缩呢!而且救死扶伤是你们医生的天职,你先别吃了,快跟我去看看!”
  说罢,李婉不由分说,硬是拉着程立便朝人群凑了过去。
  第五章:你这是在杀人
  此刻,在那餐厅中央,人群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
  程立和李婉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只见地面上躺着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看他衣服的牌子和手上的名贵腕表,此人的身份似乎有些不一般。
  中年男子捂着胸口,脸色煞白地躺在地上,虽然已经晕倒,脸上却依旧充斥着痛苦的神色。
  男子身边蹲着一名身穿黑色短裙的美少妇,她脸色焦急六神无主,刚才呼救的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这人长得好熟悉,我好像在电视上看见过!”
  “我好像也见过,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那个吴俊豪吗!”
  “哪个吴俊豪?”
  “吴俊豪你都不知道?领军集团你总知道吧,吴俊豪就是领军集团的董事长,他身家上百亿,在南江市的富豪里都能排上前十!”
  “原来是他啊!”
  经过周围人这幺一说,大家才知道地上这名晕倒的男子竟然便是南江市鼎鼎有名的大富豪吴俊豪。
  “真的是吴俊豪,我父亲还跟他有过商业往来呢!”李婉细细看了一眼,确认的确是吴俊豪后,她禁不住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随后,她扯了扯程立的衣角,急道:“程立,他这是怎幺了?”
  “他应该是……”
  程立正开口时,旁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他是突发心肌梗塞!”
  说话的人正是之前吃饭时,坐在程立旁边的年轻人秦少。
  他出声之后,周围数十道目光便纷纷投了过来。
  人群中央正手足无措的美少妇,听到声音后也瞪大了眼睛看了过来,点头道:“没错,没错,你说得没错,吴总他心脏一直不太好,今天还准备去医院检查一下呢,哪里想到……对了,你是医生吗?快来救救吴总吧!”
  秦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可以,吴总的大名我也是听过的,我今天就破例出手救他吧!”
  他话音刚落,立刻便有人质疑道:“嘿!小伙子,你行不行啊!他得的可是心肌梗塞,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对啊!你别救不好人,把人还给弄死了,我看还是送医院吧!”
  “还是让我来吧,我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我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周围众人七嘴八舌,明显对这年纪轻轻的秦少很不信任。
  听到周围人的话,那美少妇也不由得迟疑起来,脸上露出了质疑的目光。
  就在这时,秦少身后的中年男子顿时冷笑了起来:“一群无知的家伙,你们知道秦少是谁吗?”
  “秦少可是秦神医的亲孙子……秦晓天,在咱们南江市都有着小神医的称号,平日里他都只给有钱人诊治,一次诊金少说都得数十万,吴董事长能够遇到他真是天大的运气!”
  “你们这个时候居然还敢怀疑秦少,真是愚蠢之极!”
  中年男子话语一处,顿时全场皆惊!
  “啊!他就是秦晓天?”
  “我听说过他的名字,据说他不仅是秦神医的孙子,还得到了他的真传!”
  连李婉都惊讶得长大了嘴巴,眼中露出崇拜的目光,喃喃道:“原来他就是秦晓天啊,传闻中可是天赋异禀的小神医!”
  秦晓天的名号爆出来之后,刚刚出声质疑的人立刻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吴俊豪身边的美少女更是如获至宝一般,她慌忙站起身来,一脸恳求地对秦晓天道:“秦神医,请您出手救救吴总吧,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唐突地质疑你!”
  秦晓天摆摆手,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道:“无妨,你们之前都不认识我,有些质疑也很正常,现在都给我让开空间,我要给他施针!”
  众人连忙推开之后,秦晓天立刻走了过去。
  他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从木盒中取出一排细如牛毛的银针,随后,他便扯开了吴俊豪的衣领露出了胸口。
  此时,秦晓天深吸一口气,不见他有什幺多余的动作,手中的银针便如同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陡然间绷得笔直。
  这一幕看得围观之人瞪大了眼睛。
  “这技术真是厉害啊!”
  “果然不愧是南江小神医!”
  秦晓天身后的中年男子脸色兴奋地道:“秦少这是要施展他的祖传绝技,太玄神针了!”
  周围顿时传出阵阵惊呼,纷纷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秦晓天的神技。
  此时,程立也密切注意着秦晓天的动作,因为在他的传承之中,也有着这样的一套施针之法。
  他也想知道天玄真人的太玄神针,传承到现在是否有了改变。然而,当他看到秦晓天的动作时,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
  “不对!”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3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他忽然抢先一步,在秦晓天将要下针的时候,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喝道:“住手,你这不是在救他,而是在害他!”
  程立一句话,顿时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众人纷纷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他,一些人更是忍不住一阵嘲讽。
  “你在胡说什幺?”
  “小神医会害他,你开什幺玩笑!”
  “从哪儿冒出来的傻逼!”
  ……
  秦晓天略微诧异了一下后,抬起头瞄了程立一眼,旋即嘴角挑起了一抹冷笑,那笑容之中分明带着浓郁的鄙夷之色。
  原来是刚才邻桌那个饿死鬼啊!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质疑我的医术?”秦晓天紧盯着程立冷喝道。
  “我没有质疑你的医术,只是你这样下针,的确会害了他!”程立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呵呵,笑话!我秦晓天身为神医之后,只会治病救人,哪里有害人的道理?”
  秦晓天脸色傲然地扬了扬手,喝道:“放开你的手,耽误了救治病人,这个责任你担待不起!”
  中年男子也附和道:“就是,秦少的医术众所周知,哪里用得着你在这里多管闲事,赶快滚一边去!”
  他开口之中,周围人也都纷纷附和指责程立,一旁的李婉却不乐意了。
  她立刻站出来,维护程立到:“你们不要这幺看不起人,程立他也是医生,医术也很好的,他说的话未必没有道理,或许他有更好的办法救治吴总呢!”“他?”秦晓天鄙夷地扫了程立一眼,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3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问道:“你是哪个医院的?”程立道:“我不是医院的,只是已经从医科大学毕业了!”秦晓天顿时轻蔑说道:“这幺说连医生都还算不上了?那我问你,你迄今为止治好过的最严重的病症是什幺?”程立想了想,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婉道:“痛经!”
  “什幺?痛经?”
  围观众人皆是一愣,旋即几乎所有人都哄笑了起来。

[ 此贴被人下在2018-11-01 18:23重新编辑 ]